Posted by: xinyongtianhua | November 19, 2011

菜园

DSC_0041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鲁迅作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家”,他的作品自然是我们当年中学语文课本内容的首选,每册都有一、两篇。随着岁月的流逝,大多数战斗性的杂文都因时过境迁而忘记了,但一些描述中国农村乡间风土人情的散文片段,至今还记忆犹新。上面那段文字便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开场白。记得当时我十分喜爱那篇散文,想象鲁迅和他的小伙伴们一道在百草园扳蟋蟀,拔何首乌的情景,真希望自己将来的家后面也能有那样一块“乐园”。但心里很明白,像我们这样与另外四家人一道“共享”一套三卧室连排房的普通百姓人家,要想有一个自家的园地,也只能是做做梦罢了。

文革后期被赶到离家千里远的酉阳山区务农时,还确实曾经有过一片“自留地”,种过不少蔬菜和瓜豆,但那时成天被繁重的体力劳动压得直不起腰,同泥土打交道完全是为了糊口活命,早已没有了儿时幻想的那种乐趣。

斗转星移,半百以后迁居英国。几年后买下现在居住的这栋典型的英式小楼时,终于有了自己的前后花园。我们满是欢喜,在后花园草地旁开了十几平米的一小片菜地,从第一年起就不停地在这片菜地和一个小温室里倒腾,试着种了各式各样的蔬菜,扳指头数一下,前后大概有近二十种了吧。有失败的,如冬瓜,丝瓜,莲花白等等,试种一次之后就再没种过了。也有长得不错的,如莴笋,飘儿白,西葫芦瓜,四季豆等等。有些几乎是每年必种,尤其是那些在这里市场上买不到的“中国菜”。

前些年地里的菜,经常是每到收获的时候,成熟很快,我们俩根本吃不过来。比如2007年7月初我们去希腊度假两周回来,一次就收摘了大大小小的西葫芦瓜三十多个,一家一家开车送给朋友。而平时不到成熟时又没得吃的。今年,我们改变了种法,为了充分利用这一小片菜地,每类蔬菜每次都只种少量几窝,隔个三五周又种一批。收获后的地马上又种上刚从温室里育出的另一种蔬菜的嫩苗。这样“流水轮作”下来,结果是从5月初开始一直到10月底都随时有地里收获的新鲜蔬菜上桌,没有间断过。

今年的气候也很特别。夏天很凉爽。9月底10月初反倒暖和了一阵子。整个10月也都不像通常那样冷。这样的暖秋,使得地里的飘儿白、茼蒿菜和莴笋的生长周期大大延长。往年,因为天冷,到10月中旬地里就不再有什么菜了。今年直到现在,已经11月中旬了,地里还是绿油油一片呢

小小菜地给我们增添了许多活儿,翻地,育苗,除草,施肥,浇水……。还要防范天上的“飞机”和地面的“坦克”(鸟和蜗牛),否则不等菜苗长大,早被吃得精光。一到“农忙”,晚饭后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地里,常常是天不黑不进屋。虽然辛苦,却乐在其中。各种植物,特别在夏天,几乎一天一个样。看着四季豆爬藤开花结荚,看着莴笋茎秆一天比一天粗壮,心里真美得不行!

刚写到这里,正在做晚饭的天华说:“要不要剪几根小葱回来拌葱油鸡?” “当然!”想着小葱拌珍珠鸡的美味,我拿起电筒就去菜园。剪好葱后,顺便又摘了一把香菜,拌黄瓜可好吃啦。

DSC_1754_1766

程控定时浇水器是我们外出度假时的重要帮手。否则,温室里的菜苗全都会因为日晒无雨淋而枯死。

附:欢迎浏览六年前的菜地剪影


Responses

  1. […] 两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亲口尝试,原因之一是因为记性太差,出门时总记不住带工具,在外看见藿蔴时才想起,但如果没有剪刀和手套,谁敢碰那凶狠的藿蔴呀?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这两年自家后花园菜地的蔬菜长势很好,顾不上去摘野油菜,刨荠菜、蒲公英等野味,外出散步时兴趣都在摄影上了。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