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xinyongtianhua | April 27, 2011

三游都乌德勒 Three Times Dovedale

Stepping Stones, Dovedale

今年复活节遇上难得的连晴“高温”(25度左右,但在英国已是盛夏的温度了),治治和David从伦敦回来度假,周末一道去了恰茨沃斯(Chatsworth),兴犹未尽,星期天一行人又奔都乌德勒(Dovedale)。

对我和天华来说,这是第三次去都乌德勒了。在英文里,“德勒”(Dale)是峡谷的意思。都乌德勒峡谷是峰区(Peak District)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来英国后在电视文献片中多次看到五十年代英国各地的旅行者乘火车到峰区度假爬山涉水的镜头片段,其中就有都乌德勒。一队队的旅行者背着背包踩着石头跨过一道清澈见底的小溪,然后又消失在浓密的树林草丛之中。查了一下地图,都乌德勒离我们家只有三十多英里,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当然得去看看罗。

2006年秋,刚买了我们的第二架数码相机Canon S3,急于想找地方“试镜头”,自然就想到去都乌德勒。匆匆在Google上查了一下位置,没做更多的“调查研究”就跟着GPS上了路。没想到“终点”竟在一条乡间小路的半道上,前不沾村后不着店,既没有小溪,也没有树林,连问路的人都找不着。环顾四周,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十分奇特的小山,标准的正三角形,边沿像刀切的一样平直,像一座放大了的金字塔。于是,我们临时改变主意,懒得再去到处寻找都乌德勒的小溪,干脆就爬山吧。结果还爬得挺来劲的。山势十分险峻,山顶风很大,我们怕被刮下山去,不敢站立。有些地方甚至还得手脚并用,真正是在“爬”山了。整个登山行程记录在我们2006年的一个相簿里。

第二次游都乌德勒已是近四年以后了。去年6月的一个周末,治治回家,我们又一起重游都乌德勒。这次事先做了一点“考察”,在地图上找准了那条小溪所在的峡谷。但通往峡谷的公路有两条,分别到达峡谷的上游和下游,其间没有连接,因此得决定开车去上游还是下游。我们先在Google街景图上“游”了一下。但公路不及的地方,Google街景也拍摄不到,所以峡谷的全貌仍然是个谜。只从卫星图上发现下游车场附近似乎比较“荒凉”,于是决定开车去看起来树木多一些的峡谷上游。一下车就是小桥流水,终于见到了久仰的都乌德勒小溪,紧紧地夹在山岩之间,西岸山坡布满浓密的树林,东岸土质很薄,少有树木,为绿色草皮所覆盖,间或散布着零星的牛羊。我们沿着溪旁幽静的小路向下走了很长一段。由于时间已晚,而且从逆流而上的旅行者口中得知走完峡谷还有相当长一段路,于是只得半途而归。这次虽然已经领略了都乌德勒峡谷的美景,但心里似乎总还存留着一点遗憾,因为没见着那一串作为都乌德勒地标的过河石墩。

复活节星期天的第三次游都乌德勒当然是直奔下游停车场罗。这一次,我事先在National Trust的网页上“调研”了一下,知道了那条小溪名叫都乌河(River Dove),从北面的米勒德勒(Milldale)到南面的索普云(Thorpe Cloud)这一段就是通常所说的都乌德勒峡谷,总长三英里多,河里的那串石墩叫“步石”(Stepping Stones),就在下游停车场北面不远。果不其然,下车后沿都乌河向上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步石,只不过多少有一点点“失望”:就那么几块很普通的石板,两岸四周也略显空旷单调,没什么特别的景致。由于是在复活节期间,游人倒是特别地多,有点游峨嵋山的感觉。步石是“单行道”,排队等候踩石过河的游人都取笑说应该在这里架设一对红绿灯,交替放行。只不过英国人向来以排队有序闻名,即使没有红绿灯,也不会有“撞车”的事情。其实河水很浅,不及膝盖,不少人干脆就淌水过河,鞋袜也不脱,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浸在水里反倒显得格外兴奋。

过了步石以后继续沿河边小路往上走,两旁的山岩逐渐合拢,道路慢慢变窄,而且跌宕起伏,渐渐有了兴味。加上变化多端的石灰岩山石和溶洞,同上次游览的上游河段相比,似乎更有看头和“走”头。眼下是春季,大多数落叶乔木才刚刚抽芽。想象盛夏时节树叶遮天蔽日时定是另一番景象。走了不多久,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发现一桩趣事:每隔一段路,几十米或几百米不等,路边树干上或临时竖立的小木桩上会有一副印制的油画,风格各异,都是过去几百年间的许多风景画家的名作。顺着画面的方向远远望去,你就会发现画中或明或隐地展现的山水就在眼前。这些临时展板都是National Trust设立的,想来目的是向游人介绍这条小小的峡谷曾经怎样激发了众多艺术家的灵感。身临其境,给人一种时间仿佛在这里已经凝固了几百年的感觉。National Trust是英国的一家很大的慈善组织,专门从事英国的自然和历史文物的保护工作。都乌德勒也是National Trust买下的“财产”之一。应该说,能在当今浓重的市场经济环境下让一大批像都乌德勒这样的自然景观免遭现代文明的污染,免费或低价供公众享用,确实是值得赞扬的。而今游人中已很难再见到身背画板的艺术家。人手一架数码相机,瞬间即可完成一张“写生”。我们自然也想跻身于“艺术家”的行列,拍了不少“写生”

回到步石时,太阳从云层中钻了出来,阳光斜照在东岸的索普云上。索普云拔地近100米,刀削的斜坡,笔直的尖顶,颇有特色。山尖上还有人影晃动。治治和David的能量尚未耗尽,也要去爬一下。我和天华便回车场休息等候。一小时左右,两人兴致勃勃地归来,一边述说登山的情况,一边向我们展示了在山顶拍摄的照片。我和天华商定,下次来都乌德勒时,就不要沿河步行了,留住体力,直接登索普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昨天晚上草拟这段文字时,我又翻出地图核实方位,你猜发现了什么?- 我和天华第一次游都乌德勒时登爬的那座三角形山峰就是索普云!我们是从东南面上下的,加上那时对都乌河的走向和都乌德勒的整体结构完全没有概念,所以不知道当时在山顶所看见的西北面的一条狭长细小的林带就是都乌德勒峡谷。而且,更主要的是从索普云山顶举目四望时,周围都是类似的景象,看不出哪片地段有什么特别的“与众不同”之处。其实,从英国的任何一座山峰上远眺,大概看到的都差不多吧。

赶快拿起电话告诉治治:他们前天得意洋洋地征服了的索普云峰,她老爸老妈四年半以前就上去过了,有照片为证


Responses

  1. 写得真好。最后一句话笑死我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